帕博西林?哌柏西利?原来都是它!

首页

2018-12-10

目前国际上并没有明确的指南规定CDK4/6抑制剂+AI耐药后下一步的方案,但可以考虑的方向有:继续使用CDK4/6抑制剂,即把CDK4/6抑制剂+AI换成哌柏西利+氟维司群模式;另外,还可以考虑其他联合用药方案,CDK4/6抑制剂联合其他药物。 对于HR+/HER2+晚期乳腺癌,可以尝试CDK4/6抑制剂+抗HER2(哌柏西利+曲妥珠单抗±来曲唑)治疗模式。

上述治疗策略,均有相关研究正在探索。 而对于哌柏西利的安全性问题,孙涛教授介绍到:在汇总了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的PALOMA系列临床研究的不良事件后,结果显示,所有3个随机对照试验(N=872)中接受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的患者中最常见的(20%)的不良事件包括:中性粒细胞减少症、感染、白细胞减少症、疲劳、恶心、口腔炎、贫血、脱发、腹泻。 PALOMA研究中,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是可逆的,并可以通过方案规定的剂量或疗程调整进行管理。 在PALOMA系列临床研究中,中性粒细胞减少性发热的发生率2%,3-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性的发生率随时间降低,3-4级粒缺与感染无相关性。

但通过血象监测和剂量调整有效的管理,CDK4/6抑制剂的血液学毒性是可控的。

在哌柏西利治疗开始前、每疗程开始前、前两疗程第15天、临床必要时,都要检测全血细胞计数。 对于前6个疗程仅为1-2级中性粒细胞减少性的患者,后续每3疗程测一次全血细胞计数即可。

而对于非血液学毒性的治疗管理建议为:1-2级无需调整剂量,3级以上非血液学毒性(如果坚持药物治疗,应该停止给药,直至症状缓解至1级或2级(如果不考虑患者的安全性风险),并使用较低剂量继续恢复给药。 最后,专家总结了CDK4/6抑制剂在HR+晚期乳腺癌中的治疗现状:随着CDK4/6抑制剂的应用,晚期患者的生存将会得到显著延长。 但同时我们也面临很多新的调整,例如如何筛选优质人群,如何进行药物的排兵布阵、如何更好地监控副作用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 未来,CDK4/6抑制剂可能或许不局限于HR+的乳腺癌,在乳腺癌治疗上将会有更多的应用空间。

参考资料:年CSCOHR+/HER2-晚期乳腺癌步入靶向治疗时代卫星会2.等了3年半!乳腺癌重磅新药进入中国,长生存又有新希望!。